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华坪女中2021高考成绩

时间:2021-07-01 11:20:55 来源:见闻坊 作者:贝贝

6月29日,张桂梅校长荣获“七一勋章”,而张桂梅老师的故事也被更多的人知晓。张桂梅坚信知识改变命运,由她带领的女子高中本科率也非常的可观,那么华坪女中2021高考成绩怎么样呢?华坪女高毕业学生现状好不好?一起来看看吧!

华坪女中2021高考成绩

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创建于2008年,简称“华坪女高”,是全国第一所全免费的女子高级中学,生源主要来自丽江市偏远乡镇高寒山地区以及省内其他县市的贫困山区。

这所高中之所以被人们注意,是因为这所学校的校长—张桂梅,正是有了她坚持不懈的付出和努力,才有了华坪女高的今天,先后获得“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

2011年,华坪女高第一届学生94人参加高考,一本上线率4.26%,本科上线率73%。到了2015年高考,华坪女高本科上线率达到99%,连续多年位居全市高考排名第一名。

2020年,华坪女高159名学生参加高考,一本上线率达到44%,本科上线率94.33%。这样的高考升学率超过了不少市重点中学,张桂梅的努力没有白费。

2021年,华坪女高159名考生再出征,不过目前并没有更多的成绩消息公布。

华坪女高毕业学生现状

2008年,张桂梅决定在华坪县一个尘土飞扬的破操场创办免费女子高中。她有一个宗旨——不设分数线,不搞培优班,只要是想上学的贫困女孩,不管学习基础有多差她都收。

经过挨家挨户游说,张校长招到100名女生。这100名女生中,有96人坚持到毕业,其中69人考取本科,综合上线率100%。

这其中就有周云翠、周云丽姐妹。

作为女高第一届学生,周云翠、周云丽姐妹是一对“幸运儿”。母亲早逝,父亲残疾,在当地,和她们一样年纪的女孩都早早被嫁人了。

但进入女高帮她们摆脱了这种命定的未来。从女高毕业后,姐姐周云翠考上了一所师专,目前在云南一所县小学任教。妹妹周云丽则以超出一本线的成绩考上云南师范大学。

小时候一心想离开大山挣大钱的周云丽,大学毕业后听说女高缺老师,放弃了县城编制,回到女高教数学。

“老师老了,我们长大了。”周云丽说,“我们要继续她未竟的事业。”

另一个女孩杨珍高考分数上了三本线,因为学费贵,父亲不愿意供她继续读书。为了赚钱,暑假期间,杨珍在张桂梅担任院长的儿童福利院打工。

两个月后,在张桂梅支持下,杨珍带着800块工资,一个亲戚送的旧手机,背着女高发的床单被罩,踏上去往大专的求学路。

之后几年,杨珍靠贷款、补助、打工,读完大专。虽然工作后数年里,生活极简的杨珍一直在还大学时欠下的债务,但去年,杨珍又报了个专升本,因为知识改变命运的烙印已经深入骨髓。

4岁丧父的叶云是傈族人,母亲改嫁后,她跟随祖父母长大,家境极度贫困。张桂梅为叶云找到一位资助人,每月资助给她200元的生活费。

从她家到学校要坐5个小时的车,高一去报道时,叶云晕车吐了一路。然而,背负重压的叶云也只有寒暑假才回家,生病也不敢离校。

现在的叶云是丽江一所乡镇中学的老师,教语文和历史。她的学生多是少数民族留守儿童,叶云要手把手地教他们洗头洗衣。

看到男生在校外赊账买手机,叶云会气得拿笤帚追打学生,一如她那位“坏脾气”的张桂梅老师。

高世婷也是女高第一届毕业生,父母均过世,家中只有弟弟和爷爷。

张桂梅接纳了这个女孩,还把她的弟弟安排进福利院。此外,女高每个月补助高世婷300元生活费。

3年后,高世婷考上了广西卫生职业技术学院。

现在,已经结婚生子的高世婷是华坪县医院的检验师。她说:“张桂梅老师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喊她阿妈。”

何先慧也是第一届学生,中考成绩相当不错,但因家贫无力继续读高中。张校长到何先慧家中家访时,看到衣衫单薄的何先慧母亲,直接将自己的棉衣脱给了她。

每次提起这件事,何先慧都掉眼泪。

现在的何先慧是华坪县中学的初中数学教师。周末,她会去张桂梅担任院长的儿童福利院做义工。

“没有张老师,就没有今天的我。”何先慧说。

陈法羽是女高第二届毕业生。

2009年,中考分数没能过线的陈法羽,由于读不起一年几千块的自费高中,正准备回家种地。当她得知女高招生时,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赶紧报上了名。

开学报到那天,新生的宿舍已经整理好了。回想起那张被褥崭新、铺着凉席、贴着自己名字的床位,陈法羽哭了:“这张小床让我感到安全和温暖,这张纸条为我打开了一扇大门。”

3年之后,陈法羽考上云南警官学院,现在是永胜县一名人民警察。

她将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全部寄给女高,之后每个月拿出500元钱资助贫困学妹。

“女高改变了山里女孩的人生,我要把张老师的精神传下去。” 陈法羽说。

山启燕是女高2014年毕业的学生,她是在集市上被张校长“捡”回去的。

山启燕父母亲在水泥厂打工,住着土坯房,而她一放假就要背甘蔗到镇上卖。

高三那年寒假,家里没钱过年,山启燕一早便背着一捆比自己还高的甘蔗赶到集市摆摊。正在家访路上的张桂梅看到学生在摆摊,又心疼又生气,自己塞生活费给山启燕,让她回家好好复习考试。

如今,山启燕已经大学毕业,是一名乡村幼儿教师。她说:“我会谨记张老师的教诲,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需要我的地方去。”

从事基层工作路线学生多

张桂梅也对学生们提出自己的期望,她希望学生进入机关部门,或者当警察、进部队。她觉得这类工作伟大,因为对人民有所帮助。

因此,女高早年的毕业生大致遵循着“贷款进入大学——毕业回到云南——从事基层工作”的路线。

她们十分在意张校长的评价,总是担心没有达到校长期望,怕自己不够格成为张桂梅要求的“对社会有用的人”。她们说:“张桂梅在我们心里,是无法形容的人。比亲情还高,比老师更广。”

返乡做了大学生村官的女孩感慨,“命运对我真是太好了,但我回馈女高太少”,她说,“如果有一天女高有困难, 我们会义无反顾地回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