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中国队有望递补男子4x100米铜牌

时间:2021-09-15 11:23:55 来源:见闻坊 作者:肖肖

在刚结束的东京奥运会中,苏炳添、汤星强、谢震业和吴智强的男子4×100米决赛里获得了第四名,不久后银牌得主英国队成员吉津杜·乌贾因涉嫌使用兴奋剂,网传中国队有望递补男子4x100米铜牌是真的吗?下面大家跟见闻坊小编来了解一下吧!

中国队有望递补男子4x100米铜牌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9月15日消息,北京时间9月14日晚,国际检测机构在官网上发布公告,英国短跑选手乌贾的B瓶尿样检测结果与A瓶同样为阳性。

值得一提的是,8月6日晚,由汤星强、谢震业、苏炳添和吴智强组成的中国“接力天团”在男子4×100米决赛里跑出了37秒79的成绩,再次拿下第四名,遗憾和奖牌失之交臂。意大利以37秒50获得金牌,英国以37秒51获得银牌,加拿大以37秒70获铜牌。

8月13日,据央视新闻报道,据英国天空新闻台当地时间8月12日报道,东京奥运会男子4x100米接力赛银牌得主英国队成员吉津杜·乌贾因涉嫌使用兴奋剂而被停赛。

英国短跑选手B瓶尿样阳性

北京时间9月14日晚,国际检测机构在官网上发布公告,英国短跑选手乌贾的B瓶尿样检测结果与A瓶同样为阳性。这便意味着乌贾的兴奋剂检测样本中确定含有违禁成分,一旦他被认定为兴奋剂违规,他在东京奥运会上代表英国接力队夺得的男子4×100米接力银牌便将被取消,原本排名第四的中国接力队则将升至第三名。

国际检测机构在公告中指出,根据运动员的要求,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证的东京实验室8月19日对乌贾的B瓶尿样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同A瓶一致,均显示运动员的样本中含有两种违禁物质。9月8日,国际检测机构将该事件转交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反兴奋剂部门,并将由后者裁定乌贾是否构成兴奋剂违规以及英国队是否将被取消东京奥运会短跑接力的银牌。

此前因涉嫌使用兴奋剂被停赛

根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8月12日,国际兴奋剂检测机构官网称,英国田径运动员吉津杜·乌贾违反反兴奋剂规则。相关样本为该机构在乌贾8月6日参加东京奥运会田径男子4x100米决赛后收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可的实验室于8日报告结果。

国际兴奋剂检测机构指出,运动员有权要求对他的B样本进行分析。如果运动员提出要求并且B样本分析证实阳性检测结果,或运动员不希望进行B样本分析,案件将提交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反兴奋剂部门,并根据适用于东京奥运会的国际奥委会反兴奋剂规则进行裁决。

据悉,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规定,在现行国际兴奋剂检测中,运动员的尿样或血样会被分成两个样本,即A瓶和B瓶。如果A瓶被查出呈阳性,运动员可以申请进行B瓶样本检测。

对于运动员而言,B瓶样本检测是自己在A瓶样本检测呈阳性后的“救命稻草”。尽管“翻盘”的概率几乎为零,但是几乎每个在A瓶检测呈阳性的运动员都不愿放弃B瓶检测这个最后的机会。2006年,美国短跑名将琼斯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举行的全美田径锦标赛上被检测出A瓶尿样呈阳性,所幸之后B瓶尿样检测呈阴性,美国女飞人才得以平反昭雪。不过,2007年琼斯公开承认2000年悉尼奥运会曾经服用了类固醇类兴奋剂。由于在此前的调查中,琼斯拒不承认服用兴奋剂并向联邦法院撒谎,随后她便遭遇牢狱之灾。在这样的背景下,2006年琼斯所获得的短暂的“平反昭雪”也渐渐被人们淡忘。

另外,田径诚信委员会(AIU)发布公告称,根据国际兴奋剂检测机构(ITA)的反馈,目前已对4名涉嫌违反反兴奋剂条例的东京奥运会男子选手启动了纪律程序。

除了英国选手吉津杜·乌贾外,巴林1500米赛跑选手萨迪克·米克欧、格鲁吉亚铅球选手贝尼克·阿布拉米扬及肯尼亚100米短跑选手马克·奥蒂诺·奥德希安波是在奥运会期间就因兴奋剂检测不合格而被临时禁赛。据了解,除米克欧涉嫌使用自体输血以外,其余3人均是在其检测样本中发现了违禁成分。

田径诚信委员会表示,目前仍在等待国际兴奋剂检测机构对上述运动员相关检测程序作出的最后结论,以判定其是否违反反兴奋剂条例,并由此决定这将对运动员在东京奥运会上的成绩及之后的参赛产生怎样的影响。

中国能否递补获铜牌?

如果吉津杜·乌贾服用兴奋剂的事情最终坐实,获得第四的中国队能否递补获得铜牌?答案是很有可能。在此前的奥运会已经有不少的先例。

2008年北京奥运会,博尔特率领的牙买加队原本跑出37秒10好成绩夺得百米接力金牌,狂破1992年美国队创下的37秒40的世界纪录,但2016年国际奥委会在牙买加队第一棒卡特的尿样中发现有兴奋剂甲基乙胺,2017年1月国际奥委会正式剥夺牙买加队的北京奥运会接力金牌。

牙买加队失去金牌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队递补获得金牌,日本队得到银牌,巴西队则拿到铜牌。

奥运会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兴奋剂事件要数加拿大100米短跑运动员本·约翰逊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被查出服用禁药的事件。当时,约翰逊和美国名将刘易斯的男子100米争夺被誉为“世纪之战”。之前7次负于对手的约翰逊惊人地以9秒79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摘得金牌。

不过,仅仅62个小时后,国际奥委会宣布约翰逊的尿样结果呈阳性,他服用了类固醇类兴奋剂。本·约翰逊的奥运会金牌遭取消,刘易斯以9秒92破世界纪录的成绩从银牌递补获得金牌。

东京奥运现首例兴奋剂阳性 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有什么处罚

东京奥运现首例兴奋剂阳性

据媒体报道,东京奥运现首例兴奋剂阳性事件,澳大利亚马术运动员杰米·克蒙德因可卡因药检结果呈阳性被临时禁赛并要告别本届东京奥运会。

根据澳大利亚2021年国家反兴奋剂政策,澳大利亚马术协会要求克蒙德暂停比赛。这就意味着克蒙德无缘参加7月23日开幕的东京奥运会。

克蒙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会全力配合调查,至于为何被检测出可卡因,他认为很可能是在社交活动中出于娱乐目的“服用”了某种药物导致的。

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有什么处罚

在比赛内的兴奋剂检查中违规,运动员在该项比赛中所获得的个人成绩包括取得的奖牌、积分和奖金等所有的比赛结果将被自动取消。除了单项比赛中的成绩,运动员可能在整个赛事期间获得的所有比赛成绩都将自动取消。

运动员比赛成绩取消后,还可能面临被禁赛的处罚,根据规定在从运动员体内采集的样品中,发现禁用物质;或者发现运动员持有禁用物质和禁用方法;有使用或企图使用某种禁用物质或禁用方法的行为,运动员将被禁赛。禁赛期为:如果是第一次被发现违规,禁赛2年。如果是第二次被发现违规,则运动员将被终身禁赛。

扩展阅读:兴奋剂从何而来?你不知道的奥运会兴奋剂服用历史

自古以来人类靠着一个又一个的科技突破,不断挑战新的极限,从马车到赛车,从莱特兄弟到宇宙飞船,从摩斯电脑到智能手机,我们享受着这样的进程,同时也积极努力的推进技术的发展,但是有一个针对人类体能改造的尖端领域,却没有人希望它继续发展下去,那就是让人不耻又散发着鬼魅诱惑的兴奋剂。

实际上兴奋剂的历史比现代奥运会的历史还要长得多,北欧神话中一位神勇的战士巴萨卡斯每次战斗前都会像大力水手吃菠菜一样,服下一种名为不头痛的饮料,饮料下肚站立暴增变得无所畏惧,神话中的这段故事很有可能源于现实饮料,又含有特殊成分的毒蘑菇之称。

公元前300年,印度医生推荐使用睾丸提高男子气概,而凶农人出于同样的目的,也在战前使用动物睾丸,甚至在今天的中国尚且还有这一传统,使用兴奋剂的历史记载也非常早,公元前776年第一届奥运会和公元393年举办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最终使用致幻蘑菇,提高比赛成绩的记录。不过严格说那时的兴奋剂更像是补品或者营养品,或者顶多算有目的性的类似药物的东西。

运动员服用药物并非什么创意或新闻,其实兴奋剂的使用历史如果从古代奥运会算起,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了,由于当时不存在任何规定,靠外力取胜,还看不上什么不道德的欺骗行为。

发动鸦片战争的英国,可能是最早把鸦片运用于体育经济的国家,在19世纪英国一直流行一种超长耐力跑,1807年耐力跑的参赛者雅布拉汉武德,公然宣称大家只有服用鸦片,才能在24小时内保持清醒,不断奔跑。1878年英国耐力赛的夺冠成绩你知道是多少呢?是837公里冠军,为此连续奔跑了138个小时。在那个时候大家并没有兴奋剂的概念,只认为是合理的使用药物。

现代奥运史上最早的兴奋剂使用者是1904年第三届奥运会美国选手希克斯。这位马拉松冠军在比赛的过程中,他的教练卢卡斯一直拿着注射器跟随着他当希克斯精疲力竭之时,卢卡斯就给他注射一针兴奋剂,并给他喝下一大杯威士忌,这是一种中枢神经性痕迹,它也是最早使用最广泛的一种自控机,是丁宁的刺激,几乎让希克斯崩溃在赛场上,而赛后的官方报道竟然认为马拉松比赛充分的从医学角度证明了药物对长跑选手是多么重要,而依靠兴奋剂获得冠军的希克斯,自此再也没有出现在正式的比赛赛场首位。

兴奋剂的牺牲者是丹麦自行车运动员鲁德詹森。1960年罗马奥运会,100公里自行车计时赛上服用了过量苯丙胺和酒精混合剂的詹森在赛中突然猝死,这是奥运会历史上因服用兴奋剂而猝死在赛场上的第一个案例。1967年奥运同牌选手英国自行车运动员辛普森死于往返自行车比赛途中,此时衣服口袋中还有未吃完的苯丙。兴奋剂第一次大发展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兴奋剂立即成了军方的宝贝,因为它可以让人忘记疲惫,持续兴奋。

二战期间二战期间仅英国就向士兵提供了7200万兴奋剂。第二次大发展出现在冷战期间,1954年越南举办了一场举重比赛,由于恰逢冷战时期,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各个领域都展开了针锋相对的竞争,体育则是最直截了当的方式之一。

当体育不仅与个人荣誉,而且和国家利益乃至意识形态挂钩时,兴奋剂的发展几乎就难以避免,短期内迅速增大肌肉量的药物,便是在这个时期问世,真正让人们认识到兴奋剂的是1988年韩国汉城奥运会,男子飞人大战中,加拿大人约翰逊一举击败了卡尔留伊斯,并大幅提高了世界纪录,不过他的金牌仅仅在脖子上挂了数小时,随后就被宣布查出了禁药康丽龙,这也是一种合成类药物。

美国著名女子短跑运动员花蝴蝶乔英娜在女子100米比赛中跑出了10秒54的夺冠成绩,这个成绩到现在依旧是奥运会记录。伦敦奥运会在塑胶高坛里跑道,高科技跑鞋,捡风阻运动衣的加持下,牙买加女飞人弗雷泽的最佳记录也不过10秒75。1998年乔伊娜在睡梦中逝世,只有38岁,无数人怀疑是过量服用兴奋剂,夺走了他的生命。

人类对于反兴奋剂的检测,始于1968年的墨西哥奥运会,瑞典现代5项选手李连沃尔成为奥运史上兴奋剂为近的第一人,但是他服用的违禁品只是过量的酒精是那届,奥运会特别干净吗?并不是,只是那时的反性分析手段实在太落后,先分析可以简单粗暴的分为5类,第一类可以概括为不会类,其实就是中枢神经性,咖啡因、可卡因、麻黄素之类,前面提到的耐力跑服用的鸦片片也属于这类型分级,这种兴奋剂是最先能被检测出来的。第二类可以概括为特有劲就是类固醇,其中比较有名的就是睾酮,吃了之后肌肉力量明显增加,骨骼变得粗壮,女性特征渐渐消失,在中国俗称大力。

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当年号称一直服用中华边境的马亚军,直到2000年西尼奥运会之前,类固醇药物也很难被监测出来,第三类就比较高级了,称为EPO是一种促红细胞生成素,原来用于治疗贫血,运动员吃了之后供氧能力增加,耐力等各方面能力可以提高,这类性分析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根本无法检测。第4类是各种杂类,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朝鲜男子射击选手金正书获得了男子10米7枪铜牌和50米手枪银牌,但赛后被剥夺了奖牌,因为它被查出服用了一种特殊的显性剂,被称为心得安的镇定剂。

第5类是最新的高科技被称为基因兴奋剂,通过改造人体基因,在增强运动员的各项能力,现在的所有监测手段都无能为力。查得出的是兴奋剂,查不出的就是高科技,即使到了今天兴奋剂的检查技术依然跑在兴奋剂的后面,早在上世纪90年代,EPO就被列入了禁药名单。但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前,人们都无法检测这种兴奋剂利益诱惑之下,少数运动员和生物医学科技人员作为老鼠参与进了这场猫鼠游戏。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前,加拿大反滥用药物组织主席鲍伯格德曼曾经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我有一种神奇的药物,它能使你们在5年之内在所有的比赛中战无不胜,但是你们吃了这种药5年之后就会死,你愿意吃吗?他把这个问题抛给了198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运动员,有103名运动员的回答是我愿意吃,获得奖牌,获得冠军备受关注,名利与地位接踵而至。据统计资料显示,收入最高的20位奥运会运动员,2011年的收入是4.48亿美元,这是伦敦奥运会开幕式投资的10倍之多,只要体育依旧与荣耀金钱相连,这场猫鼠斗争的游戏就不会终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