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新华社:儿童美妆博主风潮该刹一刹

时间:2021-09-15 11:42:38 来源:见闻坊 作者:贝贝

打开抖音我们可以看到各类博主都在卖力的营销,而当下最热门的依然是美食博主和美妆博主,但发布的内容和文案都大同小异,那么博主如何在众多竞争中杀出血路呢?这时候儿童美妆博主就诞生了,对此新华社表示儿童美妆博主风潮该刹一刹!

新华社:儿童美妆博主风潮该刹一刹

新华社发文:在小红书、B站、快手、好看视频等互联网平台上,出现了一批打着“全网最小美妆博主”“跟着萌娃学化妆”噱头的少儿美妆博主。香甜音乐背景下,身穿露肩装的少儿“网红”,用清脆的娃娃音试色推荐,对着镜头嘟嘴眨眼,俨然成人。部分视频中,“心机”“绿茶”等成人化内容和“纯欲”“斩男”等软色情词汇从幼儿口中说出。专家指出,少儿美妆博主上传广告视频涉嫌违法。此外,化妆品使用低龄化、泛化倾向明显,损害儿童身心健康。#5岁幼儿教化纯欲蜜桃妆# #美妆博主低龄化风潮该刹一刹了#

为什么会有儿童美妆博主

美妆博主是指在社交媒体上教人化妆、穿搭的人。对于许多化妆“小白”来说,美妆博主是他们变美路上的导师,有的美妆博主以其浓烈的化妆风格、鲜明的妆容特色,成为受人追捧的人气博主。

而在越来越多的美妆博主中,也充斥着一些少儿的身影。他们活跃在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有的教人“妆”嫰,有的则教人“妆”成熟。据报道,某小学生的化妆视频火爆网络,化妆手法十分娴熟,浓妆艳抹堪比“网红”。

为何会有少儿当美妆博主?一方面,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对美的追求的多元化,化妆不再是成年人的“专利”,少儿也有化妆需求,比如参加舞台表演、外出游玩时。因此,一些少儿化妆品如口红、眼影、睫毛夹、腮红等应有尽有,部分孩子或家长不知怎么使用,需要参考美妆博主的示范。

另一方面,随着少儿化妆品行业的成熟程度越来越高,市场竞争日盛,少儿美妆博主有了用武之地。

然而,少儿当美妆博主具有较大危害性。一方面,少儿皮肤比成人娇嫩,长期使用、不当使用化妆品会对皮肤产生不良影响。有专家表示,化妆品中一般含有重金属、激素等,长期使用甚至会影响孩子身体正常发育。另一方面,少儿当美妆博主,在平台上吸引其他孩子过早化妆,可能导致未成年人产生“颜值焦虑”,从而忽视对内在美的追求。未成年人价值观不够成熟,对审美缺乏理性思考,容易受到所谓“颜值即正义”等不良思想影响,在忧心自身颜值中迷失自我、误入歧途,过早参与美容整形。

因此,对于少儿当美妆博主的乱象,学校、家庭、社会要加以引导,要让小博主和其他未成年人明白:追求美是每个人的本能,但真正的美并非妆化得如何好,有多少人喜欢。毕竟追求学识、能力、综合素质的提高,让自己由内而外、丰富而立体地美起来,才是真的美。

谁在消费娃娃美妆博主

面对“美妆潮”低龄化,商家从中嗅到了商机,纷纷涌入儿童美妆赛道;但更多的人还是忧心忡忡。人们担心娃娃美妆博主的增多会产生模仿效应,让更多的未成年人早早便开始化妆;人们担心现在的儿童化妆品市场良莠不齐,而一些劣质产品重金属超标,甚至含有激素,会影响未成年人的健康发育;人们还担心过早地使用化妆品,会让未成年人的审美观产生偏差,从而被容貌焦虑裹挟……

我们有必要将种种的担心化为实在的行动,从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入手,循序渐进,帮助未成年人走出“美丽烦恼”。

而当下急需应对的,就是娃娃美妆博主和儿童彩妆质量。正如有专家所指出的,从法律角度来说,让小学生做美妆博主,实际上是让小学生帮所用化妆品做广告,这在我国广告法中是被明文禁止的。对社交平台上这股娃娃美妆博主风,须及时按下“停止键”。社交平台要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对发布其上的内容进行审查,对利用小学生、甚至幼儿园孩子推销化妆品的违法行为说“不”。

对于儿童化妆品质量,则要在强监管的同时完善相关标准。媒体调查显示,一些标榜“健康”的儿童彩妆产品,竟是依照玩具标准来检测的,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涉嫌虚假宣传。显然,儿童化妆品需要更为严格的法律监管。

而缓解未成年人的容貌焦虑,则非一朝一夕之事,需要足够的智慧和耐心。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尽管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会有些容貌焦虑,但如今未成年人世界的容貌焦虑,更多的还是成人世界容貌焦虑往下传导而导致的;而且,不少娃娃美妆博主的身后,其实“站”着一群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的成年人。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哪里是孩子们的错,归根结底还是大人们的问题”。因此,大人们在帮助孩子建立正确的审美观,引导其正确认识当下容貌焦虑的同时,也要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才能为孩子们的成长营造健康的“美环境”?

不利于孩子身心发展

儿童易沉迷其中,滋生攀比心理。有家长观察到,为了推销产品,少儿美妆博主常说“幼儿园小朋友都在用”“快让妈妈给你购买吧”,对儿童激励作用明显,“一旦听到,转脸就让我购买产品”,或者跟同学比着买。

化妆、拍视频的动作会在儿童心中留下痕迹。一位网友留言道:“太爱模仿了,时常看到闺女对着手机偷偷化妆,嘴里说着美妆博主常说的话。”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认为,美妆产业细分领域众多,若将注意力投入其中,会耗费大量精力,侵占儿童的学习、户外活动等时间。且社交媒体具有一定的成瘾性设计,儿童过早接触美妆、“网红”等,容易沉迷其中,还会引起同伴间的效仿,引发攀比。

部分视频内容传递软色情信息和容貌焦虑。记者观察到,一些少儿美妆博主所说所写的“心机”“绿茶”等内容呈现成人化趋势,甚至包含“纯欲”“斩男”等软色情词汇。“这些内容被小孩子说出来,又被小孩子看到,影响太恶劣了。”秦女士说。

“过早地让孩子接触化妆,不会让孩子建立对‘美’的正确认识,一些孩子的审美观会变得非常单一,还会使其忽视对心灵、智慧上,以及自然美和多元美的追求。”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消协专家委员会专家朱巍认为,美妆风潮低龄化也意味着物化女性、容貌焦虑等倾向过早地传递到儿童身上。

儿童代言美妆产品涉嫌违法

受访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儿童代言美妆产品行为涉嫌违法,应整改下架违法内容,加强平台监管。朱巍指出,广告法明确规定,不得利用不满10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在针对未成年人的大众传播媒体上,不得发布医疗、药品、化妆品、美容广告以及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网络游戏广告等。有关平台应尽快下架违法视频,整改相关板块,对存在违法行为的家长、审查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和教育。

专家建议加强对监护人的宣传教育,改进学校美育工作。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良说,监护人应该更加慎重,不可为短期利益,让儿童过早接触成人世界。幼儿园和学校也应重视美育,培养青少年鉴赏美创造美的能力。

此外,还应规范儿童彩妆市场发展。2021年6月18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刘忠表示,征求意见稿对儿童化妆品的安全性评价进行了严格要求,但惩处力度还稍显不足,监管措施仍需进一步加强。同时规范儿童彩妆广告用语,让确有需要的儿童用上无毒无害的美妆产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