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萧红送人的女孩现状

时间:2021-10-05 09:38:00 来源:见闻坊 作者:贝贝

萧红在文学上的知名度虽然不如张爱玲冰心她们,但是萧红的人生经历却要比她们丰富很多,回顾萧红的一生,不少人最好奇的莫过于萧红那两个孩子的下落,那么萧红送人的女孩现状是怎样呢?萧红送人的女孩找到了吗?下面就跟见闻坊小编来详细了解一下吧!

萧红送人的女孩现状

萧红在哈尔滨公立第一医院生下了汪恩甲的孩子,是一位女婴。

孩子一出生,萧红便将其送给了一位给公园看门的人。

1941年,久病不愈的萧红预感自己命不久矣,她和端木蕻良安排自己的后事,其中就包括让端木回哈尔滨找回自己和汪恩甲的孩子。

给公园看门的老头搬家,萧红的这个孩子便流落人间,不知所踪了。

萧红的两个孩子

1932年2月,日本军进入了哈尔滨,在长春建立了伪满洲国。萧红想让汪恩甲支持自己到北平去读书,汪恩甲满口答应,说他一定会支持萧红到北平去念书。

结果这时候萧红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汪恩甲一看,啊!怎么怀孕了?怎么办?只能跑了。

汪恩甲不负责任跑了就算了,最可恶的是他还留下巨额欠款。这7个月两人连吃带住,总共欠了600多块钱,就是这边的费用全部也都没有结账,他人就跑了。

连同汪恩甲消失的,还有整个汪家整个家族。旅馆老板一看,只能让萧红还钱。萧红哪有钱呀?还怀着孕,怎么办呢?老板就把萧红赶到一个小阁楼里囚禁着,准备等她把孩子生下以后,再把她卖到妓院里面还债。

萧红不能坐以待毙呀,她还挺聪明的,她给哈尔滨《国际协报》的一个副刊写信去求助,诉说了自己的遭遇,整个报社内部就都知道了萧红的事,大家都很同情她。但是,600块钱啊,在当时来说,那真的是一笔巨款,谁拿出那么多钱呢?

这个报社里的人都拿不出来这么多钱,那这个副刊为了安抚萧红,就派萧军给她送一些吃的和一些书过去。

萧红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萧军出场了。萧军走进萧红的阁楼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萧红蓬头垢面,脸色发黄,还挺个大肚子,屋子里杂乱不堪。

萧军本来放下吃的东西和书转身就要走,临走的时候看见地上散落着很多的纸片,萧军捡起来一看,是萧红随手写的一些只言片语,萧军突然对萧红有了兴趣就愿意跟她聊一聊。

结果两人一聊就一见如故,相逢恨晚。萧军就下决心要搭救萧红,为了救萧红他四处奔走,到处筹钱。但是筹钱何其艰难,人们连饭都吃不上,哪里还有钱借?

1932年7月,哈尔滨整整下了27天的瓢泼大雨,整个哈尔滨陷入一片汪洋之中。人们纷纷逃命,旅馆的老板也跑了。

萧红在阁楼上面看到一个民用的搜救船,她跳上船,总算逃出了这个旅馆。

萧红逃出去就去投靠萧军,萧军也愿意接受萧红,两人就在一起了。但此时,有一个尴尬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就是萧红肚子里面还怀着汪恩甲的孩子。

又过了几个月,萧红自己一个人到了医院里去生孩子。是个女儿,生下来5天总是哭,萧红把她送走了。

产后的萧红与萧军度过了一段穷困但很快乐的时光。那时候萧军还没有找到家教的工作,两个人穷得轮流穿同一件羊绒衫,同一条长裤。经常饿得前胸贴后背,为了抵御饥饿,他们只能用睡觉来暂时忘却饥饿的痛苦。

萧军找到工作有了一点点钱,就带萧红去外面疯狂吃一顿,两人就觉得特别满足,特别开心。

后来萧军就开始带萧红进行一些文学创作,两人很快就合作出版了一本散文集《跋涉》。《跋涉》的出版,在东北引起了很大轰动,受到读者的广泛好评。萧军还带萧红认识了东北圈很多的文人朋友。

1934年的冬天,萧军萧红在上海的一间咖啡馆里面,见到了鲁迅先生。鲁迅先生特别认可萧红,觉得她就是这个文坛一颗新星。

在鲁迅先生的帮助下,萧红的第一部小说《生死场》出版了,一时间名声大噪。同时萧军也出了一本书,反响也非常好,两个人突然都出名了!

两人都出名了,但是两人的感情却出现了问题。萧军是很大男子主义的一个人,在他的眼里萧红就是他的附属品,但是没想到很多朋友包括鲁迅先生在内都很认可萧红,认为萧红写的东西很接地气。而认为萧军写的东西就有点高大上,有点假大空。

萧军当然心里很不爽了,回到家来那就拿萧红撒气,对萧红拳打脚踢。萧军为了排解心中的烦闷,跟自己的粉丝谈起了恋爱,甚至还跟朋友的妻子搞在了一起。萧红忍受着,试图跟萧军和好,但萧军就完全躲着她,根本不愿意见她。

1938年2月,因为去延安做进步青年还是跟着大部队去西安这件事上,两人又产生了很大分歧,萧军去了延安,萧红去了西安。

在跟萧红一起去西安的人当中有一个人叫端木蕻良。此时,萧红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出场了。

端木蕻良是清华大学历史系毕业的,是萧红的一个粉丝,他心里面特别崇拜萧红,就对萧红特别照顾。

1938年5月的时候,萧红跟萧军两个人又见面了。萧红就直接提出了分手,萧军也同意了。

同月,萧红跟端木蕻良到了武汉,准备结婚。这时,又一个尴尬的问题摆在她面前。她虽然要跟端木结婚,但是这时候她肚子里面却已经怀了萧军的孩子。

看这事搞的,她跟萧军在一起的时候,肚子里怀的是汪恩甲的孩子。她跟端木在一起的时候,肚子里面又怀的是萧军的孩子。唉!

萧红和端木刚刚结婚还不到两个月,广州就沦陷了,广州沦陷了以后,日军就逼近武汉,两人又只能从武汉撤离。

萧红想尽了一切办法,弄到了一张去往重庆的船票,但是最终到达重庆的,却是端木一个人。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极有可能是端木拿了这张船票,就把萧红抛弃了,就自己一个人到了重庆。

而萧红挺着个大肚子躲避着日军的轰炸,最终在好朋友白朗的家里面把这个孩子给生了下来,这个孩子也送人了,但是很不幸,这个孩子送人四天后就夭折了。

如何评价萧红

萧红一生有过两个孩子,第一个是汪恩甲的,孩子生下来后,不久就送人了;第二个是萧军的,生下没多久,孩子就死了。第一个孩子,至今没有下落。第二个孩子的死因又有多种说法。由于她处理两个孩子的方式,有观点认为她是个没有母性的狠心人,为了和萧军在一起,不惜把孩子扔掉;为了和端木蕻良在一起,不惜将孩子掐死。

萧红生下第一个孩子时,她和萧军都还不是作家,两人都没有生存能力,他们不是一般的“贫困”,而是整日流浪,连食粥都无可能,一个连自己都无法生存的人,如何去照顾孩子呢?在当时的情况下,孩子就算留在身边,也可能因为没钱喂养导致孩子夭折。在章海宁看来,当时将第一个孩子送走,为他找一户好人家,这是完全能够理解的。

在第一个孩子生下不久,萧红写作了一篇自传性作品《弃儿》,在这篇文章中,她描写了她在医院的矛盾、痛苦、悔恨、不舍和无奈。从种种细节推断,萧红舍弃第一个孩子,确为当时迫不得已。

萧红临死前,她曾对骆宾基和端木蕻良说,让他们从香港回去后,找到第一个孩子。弥留之际,她说“但愿她在世界上很健康地活着。大约这时候,她有八九岁了,长得很高了……”而作家舒群的回忆录中也提到,有次萧红站在儿童服装店前停了好一会儿,走开之后对舒群说,如果我的孩子还在,现在也有这么高了,边说边和舒群比划高度。

第二个孩子的死,也是萧红研究中的一个谜,孩子怎么死的,至今没有确切的说法。这是个男婴,又白又胖,但是生下来三天,孩子就死了。医院没有医疗档案可查,据说萧红本人对这个孩子的死的反应很冷淡,并且阻止白朗去找大夫理论。还有一种说法是,孩子死的前一天,萧红以牙痛为由,向白朗要过一种德国产的强力止痛片“加当片”,认为孩子是被她亲手毒死的。

萧红生产是在重庆白沙镇,虽然该地有很多文化人,但卫生条件很差。章海宁说,由于条件太差,当时晚上很少有第二个产妇在那,有没有值班医生也不得而知。萧红分娩时自己本身在发烧,孩子是否受到了感染,是否夜里发烧,有没有医生抢救,都不知道。很有可能这个孩子就是病死的。

季红真则说,这个孩子的生死其实是不明的。“所谓死,是萧红告知白朗的,当时只有白朗在她身边。但是,所有的资料都没有显示死婴,连医生都没有看见,萧红是怎么处理这个死婴的?她的身体一向虚弱,产后第三天更是疲弱不堪,为了避免产后感染,她还在输消炎的药物,她哪有力气处理孩子呢?”因此,季红真认为,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孩子也被送人了。“一个男孩儿是很容易被送出去的,而且萧红一开始就不想要这个孩子,和萧军情变之后,她不愿意为萧军留下孩子,成为萧军来纠缠的借口。”

而林贤治的看法则是,即便是最极端的猜测,认为就是萧红亲手毒死了自己的孩子,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们没有权利责备一个简直失去了生存权利的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