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母婴

韩国首尔发布孕妇指南遭抵制

时间:2021-01-14 16:13:53 来源:见闻坊 作者:欣欣

相信大家都有注意到韩国近几年的出生是非常低的,甚至在2020年出生零增长的情况,近日有消息称韩国首尔发布孕妇指南遭抵制,韩国出生率为零怎么回事,韩国发布的孕妇指南到底有些什么,为何会受到抵制呢,接下来大家就随见闻坊小编一起了解看看~

韩国首尔发布孕妇指南遭抵制

据《纽约客》1月13日报道,韩国发布在网站上的针对孕妇指导方针招致了人们的强烈反对,他们称这些指导方针象征着一男权,不符合当今时代的主题。其中具体的规定主要有:

1. 在生孩子之前,检查一下你的家人是否有足够的卫生纸;

2. 为你的丈夫准备现成的饭菜,因为老公肯定不擅长烹饪;

3. 把头发扎起来,这样看起来不会蓬头垢面,以及其他相关规定等等。

首尔当局向孕妇提供的这些建议在韩国引起了强烈反对,该怀孕指南于2019年首次发布在一个网站上,随即就招来很多不满。但直到最近几天,这些所谓的指南才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强烈抗议,人们说,他们反映了在这个根深蒂固的男权观念,然而这一观念在社会中早已成为过时观点。

韩国政治家容慧因(Yong Hye-in)表示,在这一指导方针下,由于必须照顾丈夫,女性的育儿责任增加了一倍。也有人在Twitter上写道:对于那些嫁给不会做像扔掉腐烂食物这样的事情的男人的人来说,更好的策略是离婚。

韩国妇产科医生协会主席Kim Jae-yean博士也表示:“我认为这是一个从未生过孩子的人写的。”

上周,一份已有超过2.1万人签名的请愿书开始在网上发布,呼吁官员公开道歉,并对发布指导方针的人进行纪律处分。在写给《纽约时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首尔市政府公共卫生部门表示,他们觉得没有对当时批准的内容进行彻底、密切的审查和监控是有责任的。该企业表示,将审查其在线内容,并改善对所有市政员工的性别非歧视化的培训。虽然指南中最具攻击性的部分已被删除,但一些建议仍在网上,原文的截图仍在社交媒体上流传。

网友们的吐嘈声也是不断,一位网友在推特上写道:“为什么我们要从很远的地方寻找低出生率的原因?原因就在这里啊。“另一位网友表示:“女性被这些规定激怒了,到底是谁制定了这条指导方针?”

一些议员批评这条信息有损韩国的声誉。韩国议员吴相浩(Woo Sang-ho)上周在Facebook上写道,在指导方针被取消之前,关于孕妇应该如何为家人服务的不合时宜的告诫仍在分发,这很尴尬。

然而,其他人则表示,网上的批评太过分了。42岁的金京珍(Kyung jin Kim)曾是首尔的一名律师,她最近离开职业生涯成家。她说:“我不认为建议女性准备食物和房子是那么荒谬。”但事实并非如此,孕妇还被敦促要及时清理冰箱,准备饭菜,并照顾其他孩子。而且最重要的是该建议没有提到对丈夫的任何责任。

虽然韩国已经成为一个经济和文化强国,但许多女性在非常实际的情况下仍然经历着歧视女性的经历。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17年的一份报告,韩国的性别薪酬差距是其37个成员国中最高的。职业女性的收入比男性低近40%,许多人在有了孩子后就停止了工作,通常是受到家庭和工作场所的压力。而且在韩国,甚至包括同样人口老龄化和出生率低的日本,都存在着广泛的性别差距,特别是在怀孕方面。

2014年,日本最高法院审理了一名女性在分娩后受到工作场所欺凌的指控,当时“matahara”(产妇骚扰的缩写)一词开始流行起来。去年,韩国人口首次出现有记录以来的下降,减少了近2.1万人。出生率下降了10.5%以上,死亡人数上升了3%。

韩国出生率为零怎么回事

人口危机已成为韩国经济增长的一大担忧。近日,有统计显示,韩国2020年出生人口数创历史新低,首次出现死亡人数大于出生人数的现象。这给这个世界上出生率最低的国家再次敲醒了警钟。

韩国行政安全部在1月3日发布报告称,韩国去年只有27.58万婴儿出生,比2019年下降了10.65%,而同年死亡人数达30.78万,同比增加3.1%。

截至2020年12月31日,韩国居民登记人口为5182.9万人,同比减少20838人。这是韩国单年户籍登记人口首次出现减少。其中,50-59岁人口占比最大,为16.7%,达864.5万人,老龄化现象突出。这些数字促使韩国内政部呼吁要对政策作出根本性改变。

总和生育率全球最低

2020年7月联合国人口基金发布的《2020世界人口状况》报告显示,韩国的总和生育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平均生育子女数)在世界19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倒数第一。

韩国统计厅数据显示,韩国2020年第三季度的总和生育率为0.84,同比减少0.05,创历史最低。此外,第三季度仅有4.7万对新人结婚,同比减少11%,也创历年同期新低。

有分析称,从2020年第一季度起,韩国总和生育率一直处于低于1的水平,若继续延续这一趋势,预计年均总和生育率或会连续3年不到1。有测算显示,要确保韩国人口稳定,总和生育率应达到2.1。

而韩国的邻国日本面临的低生育率问题同样紧迫。有资料显示,2019年日本新出生人口86.4万,这是自1899年日本有人口记录以来首次出生人口低于90万人。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舸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韩国、日本等国的少子化问题实际上是东亚发达经济体普遍面临的问题。针对此,日本出台了各种鼓励生育的政策,生育津贴和儿童补贴也十分给力,但韩国的相关政策和公共投入就相对欠缺一些。”

疫情之下,韩国家庭和企业都面临着较大的经济困难。韩国银行(央行)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韩国家庭和企业的债务规模已超过GDP的2.1倍,创1975年开始相关统计以来的最高水平。

而出生人口不断减少、屡创新低则给这个“少子化”问题突出的国家带来了更大的压力,不仅青年人口的减少会导致劳动力短缺,直接影响该国经济发展,人们对于医疗保健系统和养老金的需求也会增加,国家的公共支出随之扩大。

疫情后“婴儿潮”未必出现

专家表示,生育率和社会经济发展密切相关,近年来,韩国政局不稳,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对生育率也产生了负面影响。

据报道,超过三成韩国人认为结婚后没必要生孩子,受教育程度越高,生育意愿越低,一个重要原因是该国女性难以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取得平衡。

杨舸分析称,韩国女性正面临着与日本女性类似的社会处境,在社会主流观念之下,韩国女性相对男性承担了更多的家庭责任。“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职业女性在生育或结婚后会选择变成家庭妇女,因此女性在做出婚育选择时会有更多顾虑,如果对于自身的职业期望比较高,女性就会推迟婚育。”

此外,韩国快速上涨的房价也让年轻夫妇望而却步。“为了生孩子,你需要有自己的房子。但在韩国,这已变成了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养孩子太贵了,政府多提供几十万并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金贤宇表示。

在2020年,韩国通过了《住宅租赁保护法》修正案,该法案限制了续签时租金的上调幅度,却导致很多房东在出租时提高了起始租金,这也使得部分租房需求转为了购房需求。

新冠疫情的持续也使得韩国的结婚率与生育率更显低迷。韩国银行(央行)研究人员预计疫情结束后韩国不会出现大规模灾难结束后的“婴儿潮”现象,疫情导致的恐慌情绪或会促使人们取消婚育计划。

对此,杨舸表示:“不能说生育率没有反弹的可能性,但是目前没有看到任何征兆。”她认为,新冠疫情对经济发展造成了很多不利影响,一旦失业率升高,或者人们的收入水平显著下降,那么许多原本有生育计划的人都会选择推迟。

“但这里面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杨舸认为,这种不确定性主要看疫情的控制情况或疫苗的使用情况,比如,若疫情在五年内能彻底结束,那么也许在五年之后生育率会轻微反弹,但是反弹只是弥补原本就要出生的人口,并不意味着出生人口变多。“大家是在一个集中的时间点进行了生育选择,当年的生育率可能会有所提升,但很快又会下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QQ:1346266249